不要怕,我会魔法
【答案是永不妥协】

Death-1

  “当我们说一个故事的时候,我们总喜欢说,很久很久以前…”
  戴草帽的男人抽了口烟,并不好闻的烟味让旁边相貌清秀的男人不由自主地皱了皱眉,他还是不习惯劣质烟草的味道,不管他跟他在一起生活了多久。

  “很久很久以前…”
  巷口吹来了一阵风,许是平日里小巷子照不到太阳的缘故,这风在炎夏的晚上显得格外的沁人心脾,年轻的男人享受着片刻的清凉,也坐在了门口,听着年长的男人说起了那些不为人知的往事。

  “让我想想得有多久了…”
  男人极少露出这样认真的表情,虽然他总是能够在需要的时候佯装认真,可像这样真的认真,即使是旁边那个戴着眼镜的男人仔仔细细看了个遍也找不出的破绽的认真,倒真是罕见了。

  “那个时候你应该还是个孩子吧,”戴草帽的男人用手比划了一下,“大概那时候你就这么点高。”
  相貌清秀的男人想了想,说,“那就是我幼儿园的事了。”
  “你幼儿园就这么高了?!”抽着烟的男人抬头看着他,有点惊讶,但这些年的经历让他总是能很快的调整自己的状态,所以他只是清了清嗓子,重新开始说故事,“应该是你读小学二年级的时候。”

  “我记不太清年份了,只能说那时候你还小。”年长的男人喜欢拿长辈的语气来说话,这也许跟他以前当过老师有关系,也许跟他教过一个聪明却被自己的聪明给害苦了的人有关系,所以他总是用这种语气说话,总是希望别人能听听他的,如果当初他的学生听了他的话,也许就不会有后面的事了。
  年轻的男人有的时候也聪明,像极了那时候的他,眼里透着光,不惧怕和他顶撞,“可你只比我大几岁,我小你也不可能大啊。”
  “八岁,如果说三岁一个坎儿,那咱们之间都得有鸿沟了,”年长的男人说,以前他也这么说,他和他的学生整好相差了三岁,就是这个坎儿断了他的前程,“其实那个时候我的确也不算大。”

  “十年前,至少是十年前的事了,我数学不怎么样,也有可能是因为我那个时候才读小学,不怎么记事。”男人眯着眼睛说话是想让自己的话更有可信度,可他喜欢一边眯着眼睛一边胡说八道的毛病总也改不了。
  戴眼镜的男人老是被忽悠,被忽悠久了也就习惯了,习惯以后又养成了一个新习惯,他学会了吐槽那个男人,虽然每次吐槽以后都会被抢走眼镜,但他依旧乐此不疲,“拉倒吧,我十年前都大学毕业了,你怎么可能还在读小学呢。”
  “总有人那个时候在读小学,”男人头一回没有和他争辩,仿佛这个故事真的很重要,重要到他都不想去考究这是哪一年发生的事,只是想把它从头到尾的说一遍,说给戴眼镜的男人听,“而我,我在我梦寐以求的警察局里,当卧底。”

  “我那个时候大学刚毕业,在我们那个年代,能读个大学,家里几代人都跟着沾光,大学生啊,多厉害,几辈人里面才出一个,”戴草帽的男人看着烟头燃尽,又重新点了一根,正想说话,又瞥见旁边眉目清秀的男人皱眉的样子,这才把烟灭了去,“这说故事不配烟还真说不出感觉。”
  清秀的男人想起了什么似的,跑进了屋,没几分钟又跑了出来,手里多了两袋东西,“哥,喝酸奶吧,我用打工赚的钱买的。”
  “嘿你这孩子,有钱留着干点啥不好,买酸奶,这玩意儿又贵又少,买它干什么。”戴草帽的男人埋怨归埋怨,等清秀的男人把酸奶递上来时,他还是接下了,一边喝着一边接着讲,“只有我知道,我这个大学生的身份,是假的。”

  “我说我那时候不大,是和现在比起来,但是如果要拿我和你比,那我肯定永远都是大的,”年长的男人又开始了他的念叨,他总是很在意这些事情,他觉得看事情要从不同的角度去看,这样才看得全面,“就像我也会一直比他大一样。”
  “他是谁?”年轻的男人很想这么问,然后他就真的问出口了,所有的故事都需要一个男主角,这个故事也不例外。
  年长的男人突然陷入了沉默,与其说是沉默,更多的不如说是陷入了回忆当中,他觉得那个人的相貌开始在他脑海里逐渐清晰了起来。

  “你是不是不太信?”见戴眼镜的男人点了点头,他有点不高兴,伸手摘掉了他的眼镜,还威胁他不让他来拿,“让你不相信我,不相信真理就只能待在一个模糊的世界。”
  戴眼镜,哦不对,现在是那个失去眼镜的男人面露难色,他就知道不应该跟着心里的想法走的,现在好了,眼镜又被抢走了,“我错了,我是相信你的,你要相信我啊,我怎么会不相信你呢?”
  “有的时候,信任未必是一件好事。”男人冒出了这么一句话,没头没脑的,只有听故事的人才突然意识到这又回到了故事里去,回到了十多年前那个一切开始的地方,“但我却是最需要别人信任的那一个。”

  “我也没想到这个决定会对我有这么大的影响,我只是想读个大学,反正有人不想读,我就冒名顶替一下,应该也没什么吧?”戴草帽的男人终于把草帽摘了下来,这让他身边的男人清楚地看到了他的脸,看到了那种明明是在笑却看起来很无奈的表情,像是有人在逼他笑一样,他说,“都是为了生活。”
  清秀的男人实在还小,甚至在他听这个故事的时候,也才考上大学,这是他的最后一个假期,开学便要远赴他乡去求学了,所以他才央求着身边的男人给他讲一个,最有意思的故事,“那后来呢?”
  后来,黄渤下意识的开始摸兜里的烟,摸到的一瞬间又停了下来,还是决定不要辜负酸奶的好意,也不想让小情人好看的脸又皱成一团,“艺兴,再给我拿一袋酸奶吧。”

  “他是谁这个问题很有趣,名字只是一个代号,你想问的是,究竟是他是谁,还是他的名字代表了谁?”年长的男人开始卖关子,他不是很喜欢一开始就卖关子,可是年轻的男人一句话问出了重点,这让他又一次不由得肯定的想,他像极了那个时候的他,像极了他的那个学生,“他可不是他。”
  年轻的人仿佛听得懂又仿佛听不懂,巷子里早已没有了风,可专心听故事的他并没有注意到这些,故事变成了绕口令,他是他,他又不是他,他是谁,他的名字又是谁,“我们说的是同一个人吗?”
  “你呀,”黄磊突然笑了起来,小猪的脑回路他一直都觉得很神奇,总也猜不透,总也跟不上,像极了那个时候的黄渤,可惜聪明的人总是自信的以为自己足够聪明,聪明的人总是会把自己害苦,“猪,如果你足够聪明的话,我们说的就是同一个人。”

  “在警察局当卧底,你懂我的意思吗?”男人重复着这句话,他听人说,为了表现出一个人礼貌,人们常常会把你懂我的意思吗,改成我说清楚了吗,可是他还是这么问,因为他害怕当他问我说清楚了吗,得到完全否定的答案,因为就连他自己也不知道,他说的到底是在警察局里当卧底,还是当卧底,在警察局里,“懂了吗?”
  没了眼镜的男人哪里还顾得上听故事,他一个劲儿的点头说懂了,只希望男人赶紧把眼镜还给他,没有眼镜就没有安全感,这个道理是他那种小眼睛的人绝对理解不了的,“你在警察局当卧底,我听懂了。”
  “你没有,”孙红雷的眼神又变得认真了起来,就那么几秒钟的时间,王迅没戴眼镜看不清,但他能从孙红雷的语气中感受到他的认真,仿佛是在说什么重要的大事,“我是说,我是卧底,在警察局里。”

*这是一个长篇故事,第二章请两到三天后移步 @隐者 那边
*请暂时不要和原作者讨论任何剧情的发展伏笔以及人物设定
*不打任何cp的tag,仅作为两边粉丝的福利,谢谢点进来的每一个小天使

评论(5)
热度(4)

© 木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