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怕,我会魔法
【答案是永不妥协】

【雷渤】错换人生2

○雷渤
○圈地自萌,不上升到真人,OOC注目

    3.

    孙红雷站在警务室里咬着嘴唇一言不发。

    有好心的警卫看他可怜,倒了杯水递给他,他也不接,就这样站着,站得笔直,眼睛也直直的看着墙壁,一副不肯妥协的样子。

    可他不肯妥协也没有用,票已经被别人拿走了,不仅拿走了还上了车,这个点约摸已经到了目的地,就算查,也根本不可能再查得到人了。

    孙红雷本来不该错过这趟车的,他从他家——现在应该说是他姑姑的家——里出来,原本只要坐上公交车,到火车站是来得及的,可是他拿不出坐公交的两块钱。

    “红雷啊,你已经成年了,人国外不都兴成年以后经济独立吗?你也要学着独立一下了。哎你可别觉得姑姑我舍不得钱啊,坐公交也就两块,姑姑会心疼这两块钱吗?姑姑只是觉得,你爸妈走了,你要一个人到外地去念大学,必须得学会独立啊,你说是不是?姑姑这是为你好啊,你要能自己养活自己,你父母泉下有知才会安心啊。”

    孙红雷拿着行李没有说话,他不知道该说什么,也不知道能说什么,反正现在,说什么也改变不了结局,所以他只是背好了书包,拖着箱子,转身离开,既然身无分文,那就走着去火车站。

    他不是没想过会错过火车,他知道如果错过火车,是可以改签到下一班的,选一趟同样价格,或者更低价格的车,他就可以去学校了,去梦开始的地方。

    可是这张票没办法改签。

    票被人用了,不是他,就算他拿出身份证和购票记录证明了票不是他本人用的,他依旧没办法再改签了。

    警务室里的人面面相觑,孙红雷在这里听他们说完票被人拿走后可能发生过的事情以后,就一直站在那里不肯说话,他们猜想他是不是和所有小孩子一样,害怕弄丢了车票错过了时间被大人骂,所以赖在这里不肯走。

    “孩子,回家吧。”

    稍微年长一点的警卫开口了,他自己也有孩子,孙红雷这个样子让他有点心疼,只能开口劝道,哪怕回家是一顿骂呢,那也比干站在这里自己难受要好得多。

    孙红雷眼神有点动摇,他拽着书包肩带的手不由自主的加大了力度,几乎快把它扯变形了,半晌,他的眼睛似乎红了,他努力地眨了眨眼睛,这才开口道:

    “我没有家。”

    这话一出,警务处的人都有点发愣,可还不等他们反应过来,就看见孙红雷转身走出了警务处,头也不回地往火车站外面走去。

    他转身的时候好像有人看见他哭了,又好像没有,稍微年长一点的想,就当他没有吧,已经很努力的想要转身了,这点尊严就留给他吧。

    孙红雷带着他仅剩的一点点尊严走到了一家餐馆门口,他想起自己从家——他姑姑家——走到火车站,又在火车站因为票的事情来来回回走了好几圈,早已经饿得不行了,餐馆里饭菜的香味不停地刺激着他的味蕾,挑战着他的理智。

    可是他清楚自己根本就不能吃,他是个没钱的人,没钱在这个世界上寸步难行,除非你是乞丐。

    孙红雷想到了那些背着里面根本没装书的书包在火车站的各个出入口装没钱回家的穷学生的人,以前他不相信是真的,现在他才意识到,说不定里面会有那么一两个,像他一样,是真的需要钱的呢?

    “你好,是吃饭吗?”

    有店员注意到了他,一脸微笑的到门口来迎接他来了,他有点慌乱,一时间不知道应该说“是想吃饭”,还是说“我没有钱”。

    “我…”

    “是,吃饭的,我请。”

    旁边突然出现了一个年龄比他稍大的男子,穿着干净整洁的衣服,像是附近哪里上班的白领,但一双不是很搭的运动鞋又把风格拉回了随心所欲的感觉,而他现在正笑眯眯的看着孙红雷,像是在真诚地邀请他一起吃饭。

    孙红雷想拒绝。

    4.

    孙红雷想拒绝。

    可是不停在叫的肚子却先他一步答应了。

    “为什么?”

    孙红雷在踏进店门之前问了一句,他没办法让自己心安理得的吃白食,他需要一个能说服他的理由。

    “因为你饿,因为我也饿,因为…能不能先吃饭,边吃边聊?”

    男子大步流星走进了店里,像是知道孙红雷一定会跟着他进来一样,点了两人份量的饭菜,这才抬头,正好看见在他对面站着的孙红雷。

    “你打算一直站着吗?”

    男子看起来很友好,友好过头了,孙红雷想,莫名其妙对一个人好,一定是有目的的,所以他在等,等着他说出自己的目的。

    当然在这之前,他选择了坐下。

    “为什么请我吃饭?”

    孙红雷执拗地抓着这个问题不放,丝毫不管对方是在努力啃肉还是在大口吃菜,是在尽情喝汤还是在享受米饭,他只是想弄清楚这个问题。

    “因为你没钱吃饭。”

    这不是错误答案,但也不是他想要的,所以他依旧盯着男子,没有说话。

    “算我怕了你了,跟你说实话吧,其实你刚在警务室里见到的警卫队长就是我爸。”

    男子不紧不慢地抽了两张餐巾纸擦了擦嘴,瞥到孙红雷并不能理解的目光,这才又慢吞吞地开口道:

    “我爸说你好像遇到了什么事儿,怕你出事,这才让我跟着你,刚看你在人家店门口站了老半天,生怕你一个不留神就干出什么失去理智的事情的,而且我也是真饿了。”

    孙红雷这才觉得眼前这个男人是和刚才在警务处的那个稍微年长一点的男人长得有点像,他知道了真相,稍稍的放下心来,一旦放松下来肚子又开始叫了起来。

    “吃吧,我都点了两人份了,没法退的,丢了多可惜啊。”

    男子像是真的心疼食物般说些让孙红雷可以心安理得地吃饭的话,孙红雷给他一种“宁可饿死也不吃白食”的感觉,可他知道孙红雷是真的需要这些食物,也是真的需要这个接受食物的台阶可以下。

    “我…等我有钱了会还给你的。”

    孙红雷到底是拿起了筷子,今天发生了太多事,被自己的姑姑赶出家门,身无分文地想要去梦想的地方读大学,却弄丢了最重要的钥匙,而锁匠摇摇头告诉他一扇门只要被打开过就再也无法配另一把钥匙了。

    心里装着事,嗓子一紧甚至觉得咽不下去这口饭,孙红雷突然想到这顿如果不多吃点,下一顿又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这样的想法让他又重新动筷,哪怕是强塞也要让自己吃下很多的东西。

    坐他对面的男人忽然就笑了起来,他抬头不解地看向他,而对方只是喝了口水,依旧友善的看着他,一边看他吃一边说话:

    “我爸常说,‘能哭着吃饭的人,才是能活下去的那种人’,你就是那种人。”

    他停顿了几秒,收敛起了笑容,也不管孙红雷到底听没听懂他的意思,开口很认真地问他:

    “听说你没了家,我那里倒是有个去处,你愿不愿意来?”

    孙红雷知道这是到了该做选择的时候,有的人一辈子就因为做错了一个选择而毁了一生,有的人也因为一个选择而后悔了大半生。

    可他也知道,他其实没得选择。

*更了,卡了很久,2p内两个主角都没碰面,慢慢来
*晚安

评论(1)
热度(19)

© 木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