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怕,我会魔法
【答案是永不妥协】

【兴渤/兴进】岛

○兴渤/兴进
○戏里戏外,雷RPS的慎点
○圈地自萌,不上升到真人,OOC

    “哥,难道你不知道我到底想要什么?”

    孤岛,马小兴其实根本不知道他们在这里待了多少天,马进说那天他们见到的那艘船12天会来一次,可他对12天并没有什么概念。

    “哥,我一直是你的二货小跟班啊。”

    马小兴把马进死死地压在床上,说它是床其实很勉强,只是一堆东西铺在地上让它稍微软和一点适合人睡而已。

    “哥,之前你有彩票的时候,我把命豁出去跟你走,现在彩票在我手上,你呢?”

    马小兴的力气虽然比不过王,但对付马进还是绰绰有余,年龄的优势,精神状态的优势,再加上现在马进的手被绑在了一起,想反抗也使不上太大的劲儿。

    “小兴,现在回头还来得及。”

    马进有点被这样的马小兴吓到,他得承认,他一直以来的确把马小兴当做是二货小跟班,傻不傻不说,至少听话,也不会有这样奇奇怪怪不好的想法。

    “哥,你真的不知道我想要的是什么吗?”

    马小兴又问了一次这个问题,他叫马进哥,在马进骗他出海送命的时候,他叫他哥,他们吵架的时候,他叫他哥,他问他为什么变成这样的时候,他还叫他哥。

    哥,我们中间肯定有傻子,虽然不知道是谁,但是可以用排除法,首先肯定不是我。

    “小兴…”

    马进是第一次从这个角度看马小兴,他躺在——或者说是被马小兴压在——简陋的床上,马小兴和他四目相对,没有灯光的船内很黑,但破掉的船口却透进来格外明亮的月光。

    马小兴的脸被月光照亮了,很脏,他知道马小兴喜欢捣鼓机器,他有这样的天赋,甚至因此失去了很多和女孩子交往的机会。可他偏偏又生了一副好皮囊,被机油灰烬弄脏的脸依旧那么好看,只是这几天被晒得过了头,有点泛红了。

    马进突然有点心疼,好好的一个孩子,跟着自己谋生,还跟着自己被困在了孤岛上过着这样的生活。

    “嗯…”

    也许是察觉到马进的不专心,马小兴手上加了点力,这让马进的目光又重新和马小兴的目光交汇了。四目相对的时候,马进才忽然想起来刚才马小兴问了他一个问题。

    想要什么?马进苦笑了一下,知道自己给马小兴带了一个不好的头,让他尝到了金钱和权利的甜头,现在他为了这些已经不顾一切了。

    “小兴,是哥错了,你现在回头还来得及。”

    马进看着马小兴的眼睛,他从来没有这么认真地看过,或者说,他也从来没有看过马小兴这么认真地看着他,他以为清澈的双眸,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已经变得深不可测了。

    他知道马小兴的眼里藏着点什么,可他不知道那是什么。

    “哥,你还这么想。”

    马小兴的手松了点力,他的语气也没有一开始那么强的攻击性了,虽然他一开始就没有想过要攻击马进,但情势所逼他没能收住。

    “小兴,听哥的话,别做蠢事。”

    马进尽量放低声音,让自己显得温柔,他能感觉到马小兴还很在乎他,哪怕他们争吵得厉害,他也还是想把他一起带上船。

    可下一秒事情就往他没有想过的方向发展了。

    马进话刚说完,马小兴就低头吻了过来,事发突然又完全超出马进的认知范围,这让他愣着忘了反抗,只是感受到马小兴跟海风一样冷的脸贴了上来,嘴唇倒是温热,嘴里的温度让他们周围的温度也陡然上升了好几度。

    而终于回过神来的马进,嘴里还残留着生鱼的余香,猛一吸气也是淡淡的机油气味。

    马进这才和马小兴又四目相对了。马小兴倒是没了刚开始的步步紧逼,反而露出了很轻松的笑容,像极了来岛上之前的马小兴。

    “你…我…”

    马进有点不会说话了。

    “我…我不是叫你…别做蠢事吗?”

    听到这句话马小兴笑容更灿烂了,马进有点感谢没有灯的船,让他可以把自己的窘态完全隐藏在黑暗中,可他又觉得马小兴的眼睛像是自带红外线,能直接把他看穿了。

    “哥,你现在知道我想要的是什么了吗?”

    马小兴知道他哥不爱吃糖,但他嘴里分别是甜的,不仅是嘴,他感觉他哥整个人都散发着甜美气息,引诱着他一点一点沉沦。

    “…你别想用这种手段来让我同意你做那些事。”

    马进话在嗓子眼里打转,说出来的那句跟心里想的那句是不是一致的他不知道,他只知道他开始想念刚才马小兴贴过来的脸了,凉凉的触感让他觉得很舒服。

    “哥,你以为我是为了谁才做这种事啊?”

    马小兴有点赌气了,怎么哥这么迟钝,都亲上了还不知道他什么意思,看吧,他就知道他们俩中间傻的那个不是他。

    “那你…”

    “是为了你呀哥,你看你现在多开心,不会被人看不起,不会被人欺负,大家都喜欢你,都听你的,一起吃冰淇淋不好吗?”

    “…你就是因为这个才一再强调只有我们两个人走的?”

    “啊?”

    马小兴终于意识到了他们俩不在一个频道上,而马进对他刚才的那番话好像并不意外。

    “哥你在说什么?”

    马进挣扎着想起来,但绑着的手让他一点力也用不上,坐在旁边的马小兴已经没有压着他了,但他也完全没有帮忙的意思。

    “我是说,你不让我把珊珊也带上,是因为你吃醋了吗?”

    马小兴的脸就在月光的洗礼下飞快地变红了。

    “那,那是因为…”

    马小兴一时想不起好的托词,干脆就气鼓鼓地承认了。

    “对啊,就是吃醋了,怎么了?”

    马进就笑了,这是他今晚的第一个笑容,这让俩人周围的温度又不知不觉高了几度。

    “小兴,你把我松开,哥知道了。”

    “哥你…知道什么了?”

    马小兴这半天绕来绕去的,看起来做了很多事,表达了很多内心,可他最重要的那句话却一直没能说出口。说他害羞也好,说他没经验也好,毕竟对方是自己的远方表哥,表白的话该怎么说他真的没学过。

    “哥知道你喜欢我,哥也喜欢你。”

    马进反而大大方方把这句话说了出来,他本以为今天的月光已经够亮了,但他说完这句话以后看到了更亮的东西——马小兴的眼睛。

    马小兴冲着马进又亲了下去,这次马进回应了他,让他觉得糖分在他体内横冲直撞,把他也变得甜甜的了。

    一吻结束,马进终于看到了隐藏在马小兴眼睛里的东西,那些他一直没看到过的东西,满满的都是爱和欲望。

    “手给我松开。”

    马小兴应允了,解到一半他又突然想起了什么,在马进耳边说了一句,“哥,解开也是我在上面。”

    马进的神经就突突地疼。

    “我们现在最要紧的,是通知大家大船要来了,其他的事,等回去以后找个舒服点的床不好吗?”

    马小兴又变回来了那个二货小跟班,给他哥揉着手腕,说的话声音不大但字字都落到了马进的心里去,“都听哥的。”

    船来的那天晚上,马小兴站在马进旁边,看着他的侧脸,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

    “问吧。”

    马进打破了两人之间的平静。

    “就要回去了,你跟珊珊姐…”

    “是假的。”

    “啊?”

    马进转过头,看着马小兴不明白的样子,突然觉得自己这么久以来不是一个人在吃苦。

    “我以为你是直的,所以才装作有喜欢的人的样子,这样才能无所顾忌地和你在一起干所有的事而不被怀疑。

    “珊珊是知道这件事的,她是个善良的人,她在帮我演戏。

    “是一出好戏吗?”

    马小兴就笑得很开心,之前的阴霾一扫而光,他的误会他的担心他的迷茫都跟着船上的大火一起燃为灰烬了。

    “所以你才一直坚持要带珊珊姐走。”

    两个人靠着石头正说这话,就看到人群中的吴珊珊像是听到了什么回头冲他们笑了一下,马小兴就握了一下马进的手,想把这份感激传递给吴珊珊。

    “我想要的,一直以来都是哥啊。”

    ***

    “收工!”

    副导演这两字一出,张艺兴就收起了阴沉的目光,开始搜寻黄渤的身影。

    演这样的角色对张艺兴而言是个挑战,跟黄渤一起演也是个挑战,看黄渤和舒淇演情侣更是挑战。当然这也让他在需要表现出黑暗面的时候发挥极好。

    “黄渤哥,我今天演得怎么样?”

    黄渤刚跟副导演聊完,走到一边琢磨着下场戏,就听到了张艺兴的声音,期待的语气暴露了他想被夸奖的心情。

    “很不错,副导演还跟我夸你来着。”

    张艺兴摘掉了没有度数的道具眼镜,蓬乱的头发被海风吹得更乱了,但他完全不在意。

    “那有没有什么奖励呀?比如,你好久都没有抱我了。”

    嘿这小兔崽子,夸他两句狐狸尾巴都要翘到天上去了。

    “奖励你一条生鱼,鱼篓里面自己选去吧。”

    黄渤不出所料地看到张艺兴脸垮了下来,想到第一次让他吃生鱼的时候他的抗拒,但最后为了演好戏还是克服恐惧吃了,的确是个好演员胚子。

    “黄渤哥,真的没有亲亲抱抱什么的吗?”

    “有啊,附赠明天头条要不要啊?”

    张艺兴就瘪着嘴不再提要求,跟着黄渤一起靠在石头上看着夜晚的大海。

    “哥,你看月亮。”

    张艺兴指着海面上的倒影说给黄渤听。

    “海底月是天上月,眼前人是…”

    黄渤说话的时候正看向张艺兴,说到一半他突然意识到张艺兴在等他说后面半句,他挑挑眉,不再接着说下去,“睡觉睡觉。”

    “心上人。”

    “嗯?”

    张艺兴把那个道具眼镜又重新戴上了,搞怪般地从黄渤面前经过。

    “我说马进是马小兴心上人。”

    拿着毛毯的助理想了半天还是决定不去他们中间发光发亮,毕竟今晚的月光已经够亮了。

    ***

♬︎*(๑ºั╰︎╯︎ºั๑)♡︎周五愉快

评论(6)
热度(27)

© 木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