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怕,我会魔法
【答案是永不妥协】

【兴耿】迷惘①

○马小兴x耿浩
○心梗cp?我在搞事,搞到搞不动的那天为止
○圈地自萌,不上升到真人,OOC

    1.

    “哥,你这车,除了我谁也修不好。”

    马小兴拿着扳手,靠在车窗边上一副等夸的样子,他的外套稍微有点大,搭在身上显得整个人都瘦瘦的。

    这是他哥的意思,他哥说了,衣服买大一点能多穿好几年。虽然他并不觉得自己还会再长个儿,但是他哥说的,都是对的。

    “这不是我的车,这是郝义的。”

    耿浩有点不耐烦,他不知道郝义那孙子又去哪儿搞妹了,留他一个人在车里,还一破车。

    “啊?这么破的车哥你都买啊?不过好在有我,发动试试。”

    耿浩不痛快地把手从兜里拿出来,他还在想郝义的事,阿凡达就算了,那杀马特又是要搞哪出?一肚子火导致他右手转钥匙的时候力度稍微大了一点,马小兴很清楚地听到了什么东西断在里面的声音。

    听到发动机发出惨痛的哀嚎声,马小兴嘟囔着跑到车前头去检查了一下,没精打采的样子像极了耷拉着耳朵的小狗,“哥你真的应该换辆车了。”

    耿浩没在意马小兴说了什么,他用力拍了几下方向盘,郝义真是个孙子,一个人去快活不说,这破车钥匙还断在了里面。虽然后者跟郝义其实没什么关系。

    “哥。”

    耿浩终于从愤怒的精神世界里逃离了出来,他听到了马小兴的声音,但现在他依旧烦躁,一肚子火不知道往哪里发,而马小兴顶着乱糟糟的头发和傻里傻气的笑容就靠了过来。

    “别哥哥哥的,谁是你哥,连个车都修不好,整天只知道泡妞——”,耿浩说到这里意识到了自己话里的问题,他的发火对象应该是郝义才对,这个时候他稍微缓和了一下语气,“抱歉,我说郝义呢。”

    马小兴也发现有问题了,他哥刚才说这是郝义的车,现在又在生郝义的气,这郝义还是个爱泡妞的人。马小兴搜索了一下大脑,他不记得他哥认识这样的人啊。

    “哥,郝义是谁啊?”

    “就那个贱兮兮的大光头,整天给妹子洗脑,神神叨叨的,嘿偏偏就有妹子吃他那套——你说气不气?”

    耿浩话到嘴边不吐不快,吐完他也觉得不对,“哎不是,你谁啊?一直叫我哥干嘛?”

    马小兴懵了,他哥这是不要他了吗?明明他吃得也不多,也在努力工作赚钱,怎么他哥就突然不要他了呢?

    “哥…我…我是小兴啊。”

    “什么小心啊?小心什么?”

    耿浩听得云里雾里,右手把玩着断掉的钥匙把,左手插在兜里,只想赶紧结束这段对话。

    “小兴,我是马小兴啊哥,哥你…不认识我了吗?我是你远房表弟马小兴啊。”

    马小兴睁大了眼睛,不敢相信哥装作不认识他的样子,虽然哥的样子看起来是和平时不太一样,但他可以肯定,这就是他哥。

    “你先等会儿,马小兴?你的小乌龟也死了?”

    耿浩嘴角扯了个笑,反正他的人生就是一整个笑话,遇到的人都是些奇葩,他早就习惯了。也不管马小兴是不是靠在他车的车窗边上,耿浩从一堆杂物里翻出了烟和打火机,打算给自己点上。

    “不是哥,你怎么还抽烟了呢?你不是说珊珊姐不喜欢抽烟的男人吗?”

    耿浩彻底无语了,他拿着烟的手还没到嘴边就又放下了,这哥们儿车修不好就算了,怎么跟郝义一样神神叨叨的。

    “耿浩,我叫耿浩,我们家不姓马!这车能修你就修,不能修就去给我找个能修的过来,在这儿跟我瞎扯什么呀。”

    马小兴那一瞬间怀疑自己是不是在什么真人秀里,他哥串通了节目组的在整他,可是耿浩脸上陌生的表情又让他觉得这可能是真的。

    “不是哥,你打开你钱包看看,你…你叫马进啊,你是我哥啊,你钱包里还有我今天才给你买的彩票呢!是你常选的那个号啊!”

    马小兴不管耿浩有多排斥,直接伸手到车里去翻他的钱包,他需要证据来证明他是对的,他哥不过是在逗他玩。

    可是钱包里没有珊珊姐的照片,耿浩的身份证却在里面,纵使马小兴千般万般不想承认,但上面的的确确写着耿浩两个字。

    耿浩,男,汉。

    马小兴愣在原地,反应过来的耿浩猛地把钱包又抢了回来,里面还有他和康小雨的合照。

    而钱包的夹层里面,两个人都不知道的是,有一张彩票。

    “那…”,马小兴的话像是挤出来的,“团建咱还去吗?”

***

每次写文都先想好结局了是最痛苦的
先爽再说,周末愉快

评论(5)
热度(17)

© 木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