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怕,我会魔法
【答案是永不妥协】

【兴耿】迷惘②

○马小兴x耿浩
○来,接着搞
○圈地自萌,不上升到真人,OOC

    2.

    耿浩以为自己遇到疯子了,疯言疯语还抢东西,还把他的车搞坏了。得,现在他又有了多一个的怪罪对象。

    “马…马什么,你叫马什么心?”

    耿浩抢回钱包,气得有些语无伦次了,他一直没能放下康小雨,哪怕他骗郝义他已经走出来了。

    “哥…不是,耿浩,我叫马小兴,兴奋的兴。”

    马小兴看着他有点尴尬,不知道要怎么办才好,一直以来他都是听话做事的那个人,而现在处理问题的人变成了一个他不认识的人。

    “那个,你认识我哥吗?你跟他长得一模一样,你说你们会不会是走丢的亲兄弟啊?这么说起来你也是我表哥了?”

    耿浩揉着太阳穴,今天干的最大的一件错事,就是给郝义自由了,这些场面他的确应付得没有郝义好。

    “你听着,我不认识你,也不认识你哥,你们这儿还有人会修车的吗?我赶时间。”

    马小兴沉默着走到车前面想接着捣鼓,手碰上去的一瞬间被过了电,好在他松手够快,尽管这样蓬乱的头发还是因为静电而变得更加爆炸了。

    “哥…哥你,钥匙没拔。”

    马小兴声音哆哆嗦嗦的,见耿浩没有反应,这才又走一步抖一下地来到车窗边上。

    “…你哭什么?”

    耿浩正为钥匙断里面烦着呢,抬头又看见马小兴一抖一抖的过来,本来就委屈的样子让他以为这个不大的小子在哭,这是最棘手的场面。

    “我没有哭,我只是刚才被电到了。”

    马小兴抽抽着让耿浩把钥匙拔下来,耿浩别过头,语气不是很友善,但明显没什么底气的声音还是说明了问题,“断里面了。”

    马小兴拍散了自己的头发,抖得也差不多了,终于缓过来了,他就记得刚才好像听到了什么断掉的声音,原来是车钥匙。

    “你别急啊,我去给你拿撬锁工具。”

    “不是,你们干修车的还备有撬锁工具?挺熟练的嘛。”

    马小兴假装没听懂耿浩话里的含义,只是低着头找工具。耿浩说话的时候和马进一点也不像,他早该注意到的,偏偏就因为这张脸太相似大意了,可的确太相似了。

    “没事没事,我从副驾驶进来就行。”

    马小兴阻止了打算开门下来的耿浩,自己拿着工具绕了一圈,他在想如果这是耿浩的话,那马进去哪儿了。

    不对,马小兴记得在他修车之前,里面坐的人就是马进,他百分之百的肯定。原本今天是要去团建的,老板说除了公司员工还有个什么教授也要去,他哥让他修这车就是想开车去怕迟到了。这怎么修完车人就变了呢?

    “我去,你想什么呢?!”

    马小兴猛地回过神,发现耿浩正抓着自己的手,皱着眉头用干净的纸巾擦拭着上面的血迹。食指被划了条口,正往外冒血。

    迟钝的疼痛感现在才传到大脑神经,马小兴记得刚才撬钥匙孔的时候用了点力,好像被小刀片碰到了,但是刚才太入神,以为只是碰到而已。伤口不深,疼痛感也不强。

    可是耿浩拿着细心给他擦伤口的样子,让他不敢轻易动弹,生怕毁了这一幕;他哥对他很好,但从来不会像这样,让他感觉这么好。

    “带我一起走吧。”

    马小兴声音比意识快,听到这句话两个人都愣了一下,看着耿浩不解的神情,马小兴推了下眼镜把手收了回来。

    “那个,你看你钥匙也断了,车也坏了——不过再给我半小时,我能帮你修好——但是万一路上再坏了呢?你总得需要一个会修车的人,你觉得呢?”

    “不是,你…”,耿浩觉得这事儿还稀了奇了,姑娘吧没一个那正眼瞧他,这大小伙子倒是主动往上窜,这算什么事,“啊行吧行吧,赶紧去把车修好,我先跟你说好啊,等找到我朋友,你就下车。”

    “行,都听你的。”

    马小兴下车的时候小声地又接了一句,“听你的,哥。”

    约莫二十分钟的功夫,耿浩抽了两根烟,问候了郝义八十多遍,还顺带哼了一首完整的歌,马小兴的脑袋终于出现在了车窗旁。

    “哥,要不你去副驾驶?我来试试发动车。”

    马小兴额头出了点汗,他想用手背去擦,但手背上也碰到了机油,这导致他的脸上也被蹭得一块黑一块白的,等耿浩想阻止的时候就只看到他的傻笑了,欲言又止还是默默地换到了副驾驶。

    “行了哥,我说吧,这车还就真的只能我来修。”

    马小兴太兴奋了,一个没控制住又不停地“哥哥哥”的叫,耿浩三番五次想开口,最后还是由他去了。

    “你认识路吗?去那个养小乌龟的杀马特小发廊,算了你随便开吧,只要走就行。”

    耿浩想起这个旅行是郝义搞的,路线只有他知道,自己一路上不过是跟着而已,但是去哪里有什么重要的呢?郝义只不过是想让他走出来,所以走,就行了。

    马小兴意识到耿浩没有纠正他的叫法,这让他的私心得到了满足,但他又控制不住地想马进去了哪里,想着他就又看向了耿浩,这个世界上大概没有人能把他俩区分开吧,硬要说的话,耿浩的头发看起来更柔软。

    拼命克制住想去摸一摸的冲动,马小兴除了随身的包其他什么东西都没带的,跟着耿浩——不对,是带着耿浩上路了。

***

有bug,但是bug不一定是bug
周一愉快不加班

评论
热度(12)

© 木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