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怕,我会魔法
【答案是永不妥协】

【艾沈】奶糖

○艾沈,本来想写刀,不知道为什么被我写甜了
○可能会写个带刀的番外,当然在我写出来之前什么都别信
○圈地自萌,不上升到真人,OOC

    邓小亮认识郝建的时候,郝建还穿着开裆裤流着口水哭着喊着要妈妈。

    “你不要哭了,这两颗糖给你。”

    邓小亮把一直揣兜里没舍得吃的两颗奶糖递给了郝建,可是郝建非但没接,反而从兜里拿出一大把奶糖放到他手上。

    “谁…谁没有吗?”

    还带着哭腔的郝建炫耀完了他的糖又把糖都拿了回来,顺带拿走了属于邓小亮的那两颗。

    “…”

    那个时候邓小亮还太小了,太傻了,他反应了半天也没反应过来自己的糖去了哪儿。

    可是郝建不哭了,他也就眨巴眨巴眼睛忘了糖的事了。

    “你好,我叫邓小亮。”

    “我叫%&*+@_?。”

    吃着奶糖的郝建含糊的说着他的名字,然后跟着漂亮的大姐姐回了自己的班里。

    邓小亮还没来得及再问一次他的名字,另一个漂亮的大姐姐也过来了,伸出手对他说该回教室了。

    那是邓小亮第一次见到郝建,他本想着等第二天见到郝建再问他一次名字的,可是小孩子的心事从不过夜,等他第二天起来,早就忘了这件事了。

    直到小学三年级,他正埋头抄作业的时候,听到了班主任进来的声音,吓得他把作业本塞进了抽屉还打翻了同桌的水。

    “邓小亮!”

    同桌的声音很恐怖,堪称魔音,作为她的同桌邓小亮深受其害。

    “对不起,马丽丽,我马上去拿拖把把这里拖干净,你不要生气好不好,等会下课请你吃冰激淋。”

    作为一个能伸能屈的大丈夫,邓小亮很有风度,就是这种风度让他永远可以抄到班长马丽丽的作业。

    “嘁。”

    讲台上传来的不屑声让邓小亮回头看了一眼,一个看起来不怎么起眼的男生正看着他,眼里带着嘲笑。

    “好了好了,大家安静一点,我给大家介绍一个转校过来的新同学,来,郝建,你跟大家打个招呼吧。”

    班主任的声音打断了这一触即发的争吵,班里的人听到这名字都忍不住笑了出来,而这里面就数邓小亮笑得最大声。

    “大家好,我叫郝建,郝建的郝,郝建的建。”

    郝建的自我介绍又成功的引起了一次哄堂大笑,逼得忍无可忍的班主任开口了。

    “邓小亮!你!给我到站起来!罚站两节课!”

    被老师当成靶子的邓小亮无所谓的站了起来,这一站倒更方便了,郝建路过他旁边的时候,他还咬着牙问了他一句。

    “你刚才嘁什么嘁?”

    “跟女生低头,怂。”

    郝建的话说得邓小亮很火大,这个年龄的孩子不知怎么很要面儿,可正在罚站的他只能瞪着郝建直到他坐到了座位上。

    “马丽丽,我给你带了牛奶。”

    第二天一来就看到郝建在马丽丽旁边献殷勤的邓小亮翻了个白眼。

    “怎么,跟女生这么说话不嫌丢人了?”

    “马丽丽他说他觉得跟你说话丢人!”

    “邓小亮我以后再也不借你作业抄了!”

    成功借到马丽丽作业的郝建笑得很开心,就差把爽字写脸上了,而莫名躺枪的邓小亮恨得牙痒痒。

    “郝建!就知道打小报告!你怎么那么贱呢!”

    郝建才懒得管那个一会儿会因为没写作业又被老师罚站的人。

    初中的时候邓小亮喜欢上了一个女生,那个女生是学习委员,邓小亮为了追她开始好好学习了,为的就是能多讨论几道题。

    郝建对此很不屑,跟着班里另一群男生整天有事没事就去打篮球,打完篮球回来上课就趴桌上睡觉。

    可是喜欢郝建的女生却远比邓小亮要多,而在那群女生里面,竟然有邓小亮喜欢的那个学习委员。

    “郝建多帅呀,又会打篮球,又爱跟老师贫嘴,多搞笑,如果能跟郝建在一起,哎呀,就是,就是离得近点儿,那一定特别好玩。”

    学习委员的好朋友吃着邓小亮买的麻辣烫说着这些情报,其实她们班大部分女生都挺喜欢郝建的,只是像学习委员这种沉迷学习生活过得很无趣的女生,比别人喜欢得更多一点而已。

    邓小亮气得把郝建约到学校门口想打一架,可是学习委员突然出现了,她让邓小亮不要这样做,不然就告诉班主任。

    学生时代最可怕的几个字莫过于班主任和请家长了。

    邓小亮放弃了打架,只是再也不跟郝建说话了,郝建这琢磨了半天才反应过来,邓小亮喜欢学习委员,学习委员喜欢他,而他呢?他的成绩差到就快要考不上高中了。

    “郝建,你跟我道个歉,我就把卷子给你抄。”

    终究是于心不忍的邓小亮给了个台阶想让郝建下,可是郝建没要。

    “嘁,爱给不给,爷不稀得抄。”

    把卷子写个名字就扔旁边睡觉的郝建,直到收到录取通知书的那一刻都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能跟邓小亮考上同一个高中,还是重点班。

    邓小亮也不说破,像这种每门考试都做两份卷子的日子他再也不想经历第二次。

    可是谁也不知道为什么那个时候邓小亮会帮他写卷子。

    郝建是个不爱学习的主,邓小亮也不爱,可是初中为了追学习委员花了不少功夫去学习,这基础也就很好,上高中学新东西学起来也就快。

    整个班里只有郝建听得云里雾里,这感觉像在做飞机,眨眼就不知道飞去哪儿了,可这感觉又像在坐过山车,谁知道老师下一个会点谁来回答问题。

    “郝建,明天交的作业,你赶紧抄去。”

    邓小亮把几本刚做好的作业都扔给了郝建,可谁知郝建并不急着接,反而捅了捅他的胳膊让他看窗外的一个女生。

    “你看,那女生好看吗?”

    “好不好看关你什么事儿啊,赶紧抄作业去,别省得到时候老师又让你出去罚站。”

    邓小亮刚把一本书砸郝建脑袋上,就听到班长说外面有人找他。

    郝建就这么眼睁睁的,在他还在计划怎么偶遇那个女生的时候,眼睁睁的看着那个女生一次又一次的来找邓小亮,不是借书就是商量老师留的难题,直到最后一次她给了他一封信。

    情书。

    郝建趴在桌子上装死,老师们早就习惯了他的上课睡觉,也不去管他,只有邓小亮心虚的给他买了点吃的放桌上等他睡醒了再吃。

    可是邓小亮跟那个女生没成。

    高考完邓小亮约郝建出去玩,两个刚成年的孩子没什么钱,最后定下的那家便宜一点的酒店就只有一间大床房了。

    “大床就大床,两个男的怕什么?”

    邓小亮这么说着就付了房钱,郝建也不客气,进了房间就一个大字躺到了床上,这才悠悠的开口。

    “这不是怕你没地方睡吗?”

    邓小亮觉得做人能贱到这种地步也算是对得起他的名字了。

    “哎,你为啥没跟那女生在一起啊?”

    那天晚上躺床上没手机可玩的他们还是说到了这个话题。

    “郝建,你是不知道,其实我心里一直都住着一个人。”

    “住多久了啊,交房租了吗?”

    “郝建我说你能不能别破坏我回忆的气氛?”

    “成成成,你说你说。”

    邓小亮陷入了漫长的回忆,他跟郝建说这是一段早在认识你之前发生的事。

    “那是我还在读幼儿园的时候…”

    “哟你还读过幼儿园呢?”

    “别打岔,说得像你没读过幼儿园一样。”

    “我也不是没读过,只是时间不长。”

    “一个幼儿园你还能读一辈子不成?咱读得都不长。”

    “读了一天。”

    “…你还是说你没读过吧。”

    邓小亮清了清嗓子又重新开始说起了他的故事和故事里的她。

    “那天我去幼儿园的时候,看到了她,一个特别可爱的小孩。

    “也不知道为什么,那个小孩一直在那里哭,哭得楚楚可怜的,让我特别心疼。

    “于是我就把我口袋里仅有的两颗糖给了她,可你猜怎么的?那小孩居然没接,反而从她的包里拿了一大把糖出来放到我手上,还特别不高兴的说了一句‘谁没有吗?’。

    “我正发着愣,她就又把我手里的糖都拿走了,自己擦了眼泪吃了起来,结果我就没问到她名字。”

    邓小亮还沉浸在回忆里,郝建意外的没有打扰他,安安静静的躺在他旁边没说话。

    “哎你怎么不说话?”

    “啊…啊,挺好的一故事,那然后呢?”

    “然后我就再也没见过她了,可能转走了吧。”

    邓小亮有点沮丧,叹了口气,郝建心里有些别扭,挣扎了半天的他还是决定安慰一下邓小亮。

    “那个啥,你也别太难过,你配得上更好的。”

    “你安慰人能走点心不?怎么听起来像咱俩分手了一样?”

    郝建翻个白眼懒得再去搭理他,关了灯就打算睡觉,然后又听到了邓小亮的声音。

    “如果老天再给我一次机会,让我回到那个时候,我一定会去到她面前,用双手捧着她的泪,等大人们问我这是在干嘛的时候,我就这么跟她们说,‘听说公主的眼泪掉下来会变成珍珠’,到时候她一定会被我感动到然后就不转——”

    “公主公主!我让你公主!你大爷我是男的!纯爷们!”

    郝建一脚把邓小亮踹了下去,完了还用枕头一直打他,以泄心头之怒。

    打了半天,郝建突然发现邓小亮没了声音,心想该不会是被打击到了?情窦初开喜欢的人居然是个男的而且还跟自己成了这么多年的好哥儿,这打击的确不算小。

    郝建刚想开口问问邓小亮死没,就听到了他的笑声。

    “我知道啊。”

    “知道啥?”

    “你是男的。”

    “不是,我说的意思是——”

    “我喜欢你。”

    郝建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堵了回去,认识十几年的兄弟大晚上黑灯瞎火的共处一室还只有一张大床的情况下跟自己表白,这要出事儿啊。

    “不是,邓小亮你被气懵了?”

    “没有啊。”

    邓小亮抱着枕头又爬上了床,趁着黑灯瞎火看不清还一直往郝建身上乱摸。

    “我是真的喜欢你,只是没想到回忆里喜欢的那个人居然也是你,既然这样不如我们今天就新帐旧账一起算吧,先把抢我的两颗糖还回来。”

    “什…”

    郝建从来没和女孩子接过吻,当然邓小亮也不算女孩子,这个吻也不算真正意义上的吻,嘴巴碰到嘴巴,舌头扫过牙齿…嗯,倒是突然有种那个时候吃奶糖的感觉。

    “*@&'#ノ♡。”

    所以邓小亮又一次没听清郝建说了什么。

    而爱情里无非是一句我也喜欢你。

评论(14)
热度(34)

© 木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