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怕,我会魔法
【答案是永不妥协】

线

○宁远,微艾沈
○圈地自萌,不上升到真人,OOC

    常远。

    沈腾琢磨着这个名字,好像在哪听过。

    想半天也没想起来,沈腾皱着眉头作罢,叫来了王宁,说这人以后就是你师弟了,多带带他。

    “你叫常远?”

    “师兄好。”

    即使是现在回想起来,王宁还是有点不敢相信,怎么就遇上了常远。

    常远。

    王宁也在心里琢磨着这个名字,抬头又看见这个有点拘谨的大男孩,他大概有点紧张,手背在身后像个等着老师训话的学生,大大的眼睛里藏不住对未来的期待,这一对视,王宁也紧张了起来。

    “你好。”

    有点懊恼自己想了半天竟然只说出了这样一句话,王宁咂了咂嘴,却听到了常远的笑声。

    小百灵。

    就像几年以后常远自己站在舞台上说的那样,他的声音,在观众心里就像是小百灵。

    只是常远不知道,这种想法在王宁心里来得更早。

    “师兄,我看过你的演出,演得真好。”

    常远的手放到了前面,小心翼翼的姿态也被收了起来,看向王宁的眼神里也多了一份崇拜。

    “你看过我的演出?”

    王宁有点惊讶,虽说来麻花也有些时候了,以前倒也多多少少演过一些戏,但都是些不知名的小角色,哪谈得上什么演出。

    “嗯,我觉得你演戏的时候很认真,虽然都不是什么主要角色,但是作为配角也很尽心的在演,我看的时候就想,以后也要向你这样去演戏。”

    常远说得很专注,他把王宁当偶像,他从来不会以一个人现在的成就去评论一个人。

    “一个人成败与否并不只是看他已经拥有的,更多是要看他以后能得到的那些个潜力。”

    他说。

    直到有一天他和他的师兄同台竞技的时候,他发现自己看师兄表演时竟然全程皱着眉,身为对手的他终于意识到,这个人,在发光了。

    刚开始的时候艾伦和王宁关系很好,和常远关系也不赖,三个年龄都差得不算太远的大男孩总能玩到一起去。

    “我们家艾伦。”

    那天王宁和常远发现艾伦一个人坐在沙发上傻笑,嘴里还不停的叨念着什么。

    “宁儿,远儿,他今天跟别人介绍我,他叫我"我们家艾伦","我们家艾伦"。”

    艾伦还在傻笑,也不在意王宁嫌弃的眼神。

    “给你,擦擦口水吧。”

    常远也嫌弃他,一边嫌弃一边递了张纸巾上去,好兄弟就算傻了也不能放弃他是不是?更何况这也不是艾伦第一次犯傻了。

    艾伦说他要走,王宁当他闹着玩,也不当回事。

    直到那次春晚,王宁和常远一队,艾伦却跟了沈腾。

    “师兄,大伦儿呢?”

    “走了。”

    王宁背着词,也不在意的回答着常远。

    “啊?大伦儿走了?”

    “嗯,去到他爱的人身边了。”

    常远突然想起来每次和沈腾在一起就会变得奇怪的艾伦,想起他每一次傻笑,还想起他不管多晚一定要陪沈腾折腾出点东西的决心。

    “噢。”

    常远的词没有王宁的多,背词背得差不多开始死磕节目效果的时候,他不知怎么回了个头,看到了盯着他看的王宁。

    王宁轻咳了一声,转移了视线。

    后来很久常远都会想起那个对视,像是不经意的,又像是命中注定的,那一瞬间他觉得王宁跟平时不一样,很像——很像平时的艾伦。

    常远是个相信长久的人,他说要搞喜剧,二十年也没曾说过一句放弃,他说要给观众最好的节目,一次两次三次也没有想过敷衍,他说铁三角会是一辈子的铁三角,他才知道,有些事不是一个人说了算的。

    艾伦走得最早,倒不是人走了,他还是拿王宁和常远当兄弟,只是他的心早已经追随沈腾去了,再深的友谊,在真爱的面前也得接受让步的命运。

    只是常远没想到,王宁是第二个要走的人。

    开心麻花沈腾团队。

    开心麻花常远团队。

    王宁工作室。

    铁了心要走的人,常远想不出什么样的话才能让他留下。

    “师兄,不管你去哪儿,我都永远拿你当兄弟。”

    “师兄,如果你离开麻花会让你更好,那你去吧,不用顾及我们。”

    “师兄,有空回来看看我们啊,大伦儿搬去跟腾哥住了,我一个人住这儿还真不习惯。”

    “师兄,你在那边还好吗?我们都挺想你的,有空一起吃个饭,唠唠嗑,叫上大伦和腾哥,他俩秀恩爱,咱俩过过单身狗节。”

    “师兄…”

    后来王宁回忆了很久,很久很久,久到泡的茶都已经凉了,他才终于肯承认,常远说了那么多话,却从来没说过一句,让他留下。

    “秋天啊。”

    王宁想起了拍开心麻花剧场的那段日子,三个人在一起多开心,那个时候艾伦一拍完就发给沈腾看,直到沈腾嫌弃的让他别再来打扰自己睡觉,他才会心满意足的停止这种傻里傻气的行为。

    而那个时候常远呢?演了个吝啬鬼,吝啬到好几次差点连命都赔进去,吝啬到连孟婆都嫌弃。

    吝啬。

    王宁突然收起了笑容,美好的回忆终究会被现实一层一层覆盖,最后只剩下一个苦笑,算是给回忆画上一个句号。

    “真吝啬。”

    连个机会都不给我,连句挽留的话都不说,连让我留下来的勇气都没有,连这点感情都不愿意给我。

    王宁想,常远大概是知道自己喜欢他的,连反应一直慢半拍的艾伦都看出来了,他怎么会不知道呢?

    “远儿,你希望我留下来吗?”

    那天晚上他们喝了很多,王宁不知道应该怎么定义这个很多,只是他觉得那些他平时没勇气说出来的话今天都只想问个清楚。

    “我希望师兄你能有更好的发展。”

    常远的回答永远是让王宁觉得心里憋了一口气的回答。

    “我是说你,你想不想,我留下来,留在你身…”

    “师兄,我好像有点醉了,要先去睡了,你也少喝一点吧,早点睡。”

    憋在心里的那口气突然就消失了,它并没有从哪里出去,而是化作了每一丝每一缕,分散到了王宁身体的每一个角落里,紧紧的把他环绕了起来。

    王宁有一个他从来没和别人说过的秘密。

    常远是他的一个偶像。

    很早很早以前,王宁因为痴迷喜剧而不停的翻看别人的喜剧,那个时候还没有关于喜剧的比赛节目,但有春晚,历届春晚都有相声小品的表演。

    然后王宁看到了六岁了常远。

    想想自己六岁连喜剧是什么都还不知道,常远却俨然一副小大人的样子和爷爷在春晚舞台上面无惧色的说相声,王宁想,如果自己也是六岁,一定会拿常远当偶像。

    可谁会想到他真的有一天能遇上常远,就这样面对面的,听着昔日的偶像叫他一声师兄,一声一声的,竟然叫到了他心里去。

    “哎宁哥,您知道常远参加了第三季喜剧人嘛?”

    有人问他,他就答,知道,看过,挺不错的。

    手里的核桃已经有了他手心的温度,一声叹息让核桃变得很沉重,最后的归宿不过是那个最不起眼的小抽屉,核桃上的“常远”二字也早已模糊不清。

    那天常远在喜剧人的舞台上和台下的观众互动了,转身上舞台的时候他一蹬腿就上去了,一米八几的个子在这个时候就显得很有用了。

    然后他就想起了,以前是不是也有个人从这里转身上过台,那个人是不是因为腿太短只能爬上来,那个不是很高却从来没因为身高而被观众嫌弃过的人。

    常远会想,他现在过得好不好,和什么样的人在一起,每天都干些什么,是不是还和以前一样没心没肺让身边的人总是那么开心。

    常远也偶尔会想,他是不是也会想自己,就像自己这样想着他。

    可是这个时候他不能想这些,他还有表演没有完成,他还有等着看他表演哈哈大笑的观众,所以他只是眼眶有点湿润,趁着观众没注意使劲眨巴眨巴,想把心里的这份矫情眨巴掉,也想把那么思念眨巴掉。

    “师兄。”

    “怎么了?”

    “你说我以后会不会成为一个被观众喜欢的人啊?”

    “观众喜不喜欢我不知道,我挺喜欢的。”

    “师兄你又拿我说笑了,哎怎么今天伦儿又不跟咱们一起吃饭吗?”

    “说是沈腾想吃火锅了,今天俩人拍完戏就悄摸溜走了,马丽都没拦得住。”

    “那师兄你说,大伦儿和腾哥能一直在一起吗,万一有一天分开了可怎么办?”

    “我给你举个例子吧,大伦儿和腾哥就好比是两条直线,有一天他俩碰上了,有了交点,往后的日子会怎么样?”

    “会…会越走越远!这不是初中数学题吗?”

    “那如果两天直线重合了呢?”

    “重合了就再也不会分开了。”

    “对了!赶紧吃饭吧,菜都凉了。”

    那天在舞台上,常远听到台下观众的呼声,看见有人举着他名字的牌子,被无数的目光注视着,他觉得此时此刻他的脑子清晰得不能更清晰了。

    “如果不能重合,就只会越走越远。”

    如果师兄这个时候出现在后台,他想,他一定要给师兄一个拥抱,让师兄知道他有多想他。

    “远儿。”

    常远使劲的眨着眼睛,不敢相信王宁真的来了。

    王宁说,理论上两条直线如果有了一个交点,他们除了重合,就只会越走越远。

    可是为了你,我这条线愿意转个弯,再回来。

    更何况,我也从来没有说过我是直线啊?认识你以后,我哪里还直得起来。

    “师兄,我可想死你了。”

    你离开的每一分每一秒,我都活在想你的空气里,可我也想向艾伦一样,走到爱的人身边去。

    你站在那里别动,让我去,我会用跑的。

——END

    居然HE了…我,果然不适合写虐文,其实一开始想写到越走越远那里就完了的hhh

    梗的话是一个小天使的随机梗,分别是“粉丝与偶像”、“身高差”、“来不及告别”,但是写的时候顺序换了,穿插着写的。

    如…如果有没看懂的记得跟我说…我现在很怀疑自己的表达能力…总之是HE了!

    悄摸的打个艾沈的tag?

评论(10)
热度(21)

© 木砾 | Powered by LOFTER